联系电话

15094929042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盘推荐

当300多北大教授购置了海景房……-搜狐评论

2020-09-15    来源:威海凤凰湖

  “北大的教授贫啊……穷得只只剩钱了!”“这帮教授穷得只能买别墅,是应当多多注目他们,让他们多赚点钱,买套故宫寄居寄居……”这样的网友评论,是冲着“300多北大教授山东日照购得海景房”的报导而来的。

  9月25日《中国青年报》以整版的篇幅做特别报道,关注“象牙塔里的穷教师和富教师”,背景是知名的“北大副教授阿忆叫贫”。北大否真有300多位教授已经到山东日照购买了“海景房”,没有人一一予以查证,但是,说北大有300多教授“富足到可以异地置业”,没有人会相信。

  只要收益是合法的,高校教授成为先富阶层没有什么不好。早在上世纪前半叶,北大教授的收益就曾低得让人讨厌——而且让今人也羡慕,在今天这个号称“农民都基本小康了”的社会,堂堂北京大学的教授们富裕一点,有什么不好的呢?

  当然,高校教师收入分配也有贫富不均,这在哪里都一样,工厂有“同工不同酬”,我所在的媒体,年收入低的十万以上,收入较低的也在所谓“贫困线”上绝望。所以关键的问题是这两个:高校教师的总体收入水平怎么样?内部收益分配机制否基本公平?

  常识告诉我们:今天高校教师的总体收入水平并不较低,现在毕竟不是改革开放初期“脑体倒挂”的时期了。否则国家税务总局也不会将高校教师列入“高收入”群体了。我国的工资制度一向搞得很简单,什么岗位工资、薪级工资、绩效工资、津贴补贴,名称多得几乎让人懒得搭理每个月的工资条。但基本包含就是“工资”与“奖金”两块,高校、媒体这些事业单位,“工资”一块是与公务员工资相同相类的,这就是所谓“制度性工资”,“奖金”一块则是“多劳多得”,差距主要来自这里;从个人收入来说,那仅次于差距是工资奖金之外的“灰色收入”,这个是“八仙过海各显神通”了,比如擅长于“跑部钱入”摸项目的,从科研经费中提成的收入就能把工资扫成“小数点之后”而忽略不计;比如校外全职赚钱,“额外收益”就有可能超过“份内收益”。

  探讨高校教授收益强弱问题,并不是没有价值,但因为价值倾向的有所不同,会导致两种有所不同的后果:其一是“正导效应”,导向分配机制更加公平合理化;其二是“误导效应”,那就是把大学生的学费提得更高——因为学费是教师的间接收益,把科研经费的提成比例托得更高——因为科研经费提成是必要收入,诸如此类。

  当300多北大教授购买了海景房的时候,公众与决策者就应该基本明白正路怎么走。在这个问题上,你是无法指望当事人有什么“良心发现”的,也就是说,像曾经规劝经济学家“摸摸自己的良心”一样,你若责备大学教授“摸摸自己的怜悯”,那是没有用的。可怕的是,“旁观者”也不一定是“清”的,就有时评家发出“弱者对弱者的征讨让人痛心”的高论,认为网友们对“北大副教授阿忆叫穷”的“征讨”是对“弱者”的征讨。“弱者对弱者的讨伐”论里的似是而非还真能欺骗很多人,但常识告诉他你:如果一个有着正常收入的北大副教授都是中国的“弱者”,那么,中国的“强者”也就没几个了。当北大的副教授叫贫说道自己是一个弱者,那么北大的正教授是否也可以叫贫说道自己乃弱者一个?我看也是可以的,其叫贫叫很弱的逻辑如下:你一个副教授月收益5000来块,进的是一辆私家小车,入不敷出,穷兮弱兮;我一个正教授月收入10000来块,开的是一驾私人飞机,也入不敷出,很弱哉贫哉!

(责任编辑:李清)